行業(yè)監管存空白!小兒推拿市場(chǎng)亂象:培訓16天后就能拿證上崗

來(lái)源:中國婦女報  發(fā)布日期:2019-12-12

標簽:聚焦 | 來(lái)源:檢察日報 | 作者:鞏宸宇

  小兒推拿業(yè)務(wù)須從嚴規范

  鞏宸宇

  12月11日澎湃新聞報道,西安一名四個(gè)月大的嬰兒做小兒推拿后死亡,引起輿論關(guān)注。記者調查發(fā)現火爆的小兒推拿市場(chǎng)“魚(yú)龍混雜”,存在行業(yè)門(mén)檻低、從業(yè)人員資質(zhì)不一等行業(yè)亂象,且小兒推拿從業(yè)人員未明確區分保健推拿與醫療推拿,對于小兒推拿師是否需要持證上崗沒(méi)有明確規定,行業(yè)監管存在空白。

  嬰兒死亡和小兒推拿之間究竟有無(wú)關(guān)系,目前尚無(wú)官方結論,但小兒推拿市場(chǎng)的亂象卻值得關(guān)注。筆者認為,導致小兒推拿亂象的一個(gè)重要原因是沒(méi)有把好從業(yè)準入關(guān),即什么人能從事這一業(yè)務(wù)、什么機構能開(kāi)展這一業(yè)務(wù)。

  記者調查發(fā)現一些培訓機構提供小兒推拿培訓,通過(guò)16天培訓后參加考試便可獲得小兒推拿師證書(shū),費用為4380元。然而實(shí)際上所謂的“小兒推拿師證書(shū)”只是一本記載了“接受過(guò)小兒推拿專(zhuān)項能力考核”的《專(zhuān)項職業(yè)能力證書(shū)》。人社部門(mén)負責人表示,此類(lèi)證書(shū)只能證明持證人參加過(guò)培訓,并不能與執業(yè)掛鉤。且在2017年,人社部便已將包括保健按摩職業(yè)資格在內的100多個(gè)資格認證取消。從這個(gè)意義上說(shuō),小兒推拿的執業(yè)資質(zhì)似乎并不明確。

  有專(zhuān)家提出,目前市場(chǎng)上的推拿包括兩類(lèi),其一為保健類(lèi),從業(yè)人員可以零基礎;其二是醫療類(lèi),對學(xué)歷技能都有很高要求。然而在小兒推拿行業(yè)中,要想將兩者準確界定存在一定困難。一方面,不少小兒推拿機構常設置在其他機構中,既有在醫療機構中從事保健推拿服務(wù)的,也有在非醫療機構場(chǎng)所從事醫療推拿服務(wù)的,服務(wù)內容和場(chǎng)所交叉,讓人難以甄別;另一方面,小兒骨骼和臟器處在發(fā)育期,推拿既可以是幫助小兒進(jìn)行保健的手段,又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治療的效果,二者不好區分。

  那么,是否任何機構都可以開(kāi)展小兒推拿業(yè)務(wù)?筆者以為,應當區別、從嚴規范。特別是在非醫療機構中進(jìn)行小兒推拿服務(wù)的更應當嚴格限制其服務(wù)范圍和宣傳內容。早在2005年,《衛生部、國家中醫藥管理局關(guān)于中醫推拿按摩等活動(dòng)管理中有關(guān)問(wèn)題的通知》就要求,以治療疾病為目的,在疾病診斷的基礎上,按照中醫理論和診療規范等實(shí)施中醫推拿、按摩,屬于醫療活動(dòng),必須在醫療機構內進(jìn)行,非醫療機構不得開(kāi)展。非醫療機構開(kāi)展推拿、按摩等活動(dòng),在機構名稱(chēng)、經(jīng)營(yíng)項目名稱(chēng)和項目介紹中不得使用“中醫”“醫療”“治療”及疾病名稱(chēng)等醫療專(zhuān)門(mén)術(shù)語(yǔ),不得宣傳治療作用。

  再回到從業(yè)準入的問(wèn)題上。若是在醫療機構開(kāi)展小兒推拿業(yè)務(wù),必須嚴格遵照執業(yè)醫師法、醫療機構管理條例等法律法規,這點(diǎn)無(wú)需贅言。而在非醫療機構開(kāi)展小兒推拿業(yè)務(wù)的則應當從嚴把握監管標準。

  既然是非醫療性質(zhì)機構,市場(chǎng)監管部門(mén)應將監管重點(diǎn)放在推拿服務(wù)項目范圍和廣告宣傳內容上,對于違規從業(yè)和宣傳的,應依法進(jìn)行行政處罰。擅自從事醫療服務(wù)并產(chǎn)生嚴重后果的則可能涉嫌非法行醫,或被追究刑事責任。

  所以,監管并非沒(méi)有依據,空白地帶也僅存在非醫療機構內。作為小兒的監護人,父母不能盲目相信一些非醫療機構的夸大宣傳,還應及時(shí)選擇正規醫療機構送診就醫。而開(kāi)設有小兒推拿服務(wù)的非醫療機構則應嚴格在保健推拿范圍內開(kāi)展非治療性的推拿服務(wù),并規范廣告宣傳內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