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切以孩子之名!家庭教育脫軌,養不教誰(shuí)之過(guò)?

來(lái)源:中國婦女報  發(fā)布日期:2020-10-21

標簽:聚焦 | 來(lái)源:《瞭望》新聞周刊 | 作者:華衛列

  ◇“不要讓孩子輸在起跑線(xiàn)上”原本是我國基礎教育發(fā)展的階段性口號,放到今天應該把“輸”改成“傷”,即“不要讓孩子傷在起跑線(xiàn)上”

  ◇擇名校、考試排名等帶來(lái)的片面輸贏(yíng)觀(guān),讓孩子的世界成了人字加個(gè)口,變?yōu)椤扒簟?/p>

  ◇有的家長(cháng)在“一切為孩子好”的名義下,自覺(jué)或不自覺(jué)地控制并鉗制孩子,讓孩子從幼兒起就被父母規劃了人生

  ◇“教育焦慮”成為“社會(huì )焦慮”的背后,反映出社會(huì )競爭形成的壓力無(wú)可避免地流向教育,直接或間接地傳導給家長(cháng)和孩子

  “如今教育孩子的問(wèn)題集中反映了中產(chǎn)階層的焦慮情緒?!币晃毁Y深教育專(zhuān)家對記者說(shuō),其根源在于中國很多家庭教育已失去其立德樹(shù)人的本質(zhì),淪陷為學(xué)校知識教育的延伸。

  《瞭望》新聞周刊記者在調研中真切感受到,一些家長(cháng)深陷擇校、考試、升學(xué)的壓力,對孩子、對學(xué)校、對社會(huì )頗有抱怨,表現出種種無(wú)奈的焦慮、無(wú)語(yǔ)的惶恐、無(wú)力的脆弱。

  一個(gè)“輸”字,讓家庭教育脫離原有軌道

  “再苦不能苦孩子,再窮不能窮教育?!边@個(gè)在上世紀響徹大江南北的口號,成為凝聚起政府、社會(huì )、學(xué)校和家庭的一道行動(dòng)令,為我國實(shí)現九年制義務(wù)教育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。

  20多年后,隨著(zhù)我國高等教育大眾化的實(shí)現,該口號已演化為“不要讓孩子輸在起跑線(xiàn)上”,成為眾多家長(cháng)為讓孩子接受最好的基礎教育、高等教育的大比拼,成為家長(cháng)心底里解不開(kāi)的死結。

  江蘇省教育廳原副廳長(cháng)、省教育學(xué)會(huì )會(huì )長(cháng)朱衛國說(shuō),“不要讓孩子輸在起跑線(xiàn)上”原本是我國基礎教育發(fā)展的階段性口號,放到今天就是一道偽命題,應該把“輸”改成“傷”,即“不要讓孩子傷在起跑線(xiàn)上”。

  透過(guò)一個(gè)“傷”字,賞識教育專(zhuān)家周弘看到了更多:“這樣的傷害,何止是我們的孩子和家長(cháng)?實(shí)則也是國家和民族的未來(lái)?!?/p>

  周弘說(shuō),南京一小學(xué)生的母親因守著(zhù)孩子做作業(yè)竟導致突發(fā)腦溢血被送醫院搶救;江蘇一初中生疫情期間因上網(wǎng)課不認真,父母在檢查作業(yè)與其爭執后,他竟從自家高樓跳下……“這樣的事例越來(lái)越多,許是孩子的行為過(guò)于極端,許是父母的言行沒(méi)有得到有效控制。但現實(shí)就是現實(shí),沒(méi)有如果可言。20多年來(lái),我為家長(cháng)們做過(guò)太多的報告,一對一輔導的家長(cháng)難計其數,歸根結底就是家長(cháng)們在教育孩子的過(guò)程中大多丟掉了育兒的初心。什么是家長(cháng)的初心?就是教孩子學(xué)說(shuō)話(huà)、學(xué)走路時(shí)的初心。試想哪個(gè)家長(cháng)會(huì )因為孩子學(xué)說(shuō)話(huà)晚打孩子?會(huì )因為孩子走路晚打孩子?”周弘說(shuō)。

  南京中醫藥大學(xué)心理學(xué)副教授黃愛(ài)國認為,“不要讓孩子輸在起跑線(xiàn)上”表象上看是家長(cháng)進(jìn)取心的表現,本質(zhì)則是社會(huì )存在階層差異引發(fā)的焦慮。一些家長(cháng)讓孩子實(shí)現自己沒(méi)有能力實(shí)現的期望值。他說(shuō),擇名校、考試排名等所帶來(lái)的片面輸贏(yíng)觀(guān),讓孩子的世界成了人字加個(gè)口,變?yōu)椤扒簟薄?/p>

  焦慮,讓家有學(xué)生的父母深陷其中

  這代父母確實(shí)大多焦慮。

  《得到》平臺負責人羅振宇在2019~2020跨年演講時(shí)公布了一項調查數據,整個(gè)2019年在微信公眾號中,標題同時(shí)具有“教育”和“焦慮”兩個(gè)關(guān)鍵詞的文章達3470篇,閱讀量超過(guò)10萬(wàn),平均每天近10篇;“家長(cháng)”“父母”和“焦慮”連在一起的10萬(wàn)+文章,達6751篇,平均每天18篇。

  在南京鼓樓區一家教舞蹈的培訓機構里,記者遇到正在學(xué)芭蕾舞的陳藝小朋友,小女孩長(cháng)得很漂亮、一顰一笑都很有范,小嘴特能說(shuō):“我特別喜歡跳舞,每次老師都給我兩顆星,小朋友里我跳得最好,得到的星也最多了?!?/p>

  今年9月上小學(xué)的陳藝認真地掰著(zhù)小指頭數:目前除了舞蹈,她媽媽還給她報了寫(xiě)字、畫(huà)畫(huà)班,每周另有兩次文化課老師一對一輔導,并準備給她報圍棋等。

  記者不禁感嘆:“你喜歡學(xué)的課程可真多?!标愃囂ь^望了一眼遠處的媽媽和奶奶,小腦袋湊近記者小聲說(shuō):“其實(shí)我最喜歡跳舞了,但媽媽說(shuō)其他小朋友都比我學(xué)得多,怕被老師和別的小朋友看不起?!?/p>

  陳藝上舞蹈課時(shí),記者與她媽媽聊了起來(lái)。陳藝媽媽當年曾以?xún)?yōu)異成績(jì)考入南京大學(xué)。談起給孩子報班,她說(shuō),這也沒(méi)辦法,家家如此,人家孩子都上,你不上也不行啊。據說(shuō)一年級的小朋友考96分,老師就會(huì )約談家長(cháng)。都知道玩是孩子的天性,但只要進(jìn)到家長(cháng)群,從早到晚,大家交流的都是給孩子上各種班,為考名校做準備,感覺(jué)不學(xué)孩子將來(lái)就無(wú)立足之地?!澳阆胂胩焯炜催@些,能不焦慮嗎?但不看又不行,家有兒女呀?!?/p>

  教育研究者沈祖蕓說(shuō),如今教育是最受關(guān)注但也最能喚起焦慮的話(huà)題。比如一個(gè)家長(cháng)問(wèn),孩子4歲,英語(yǔ)詞匯量1500個(gè)夠不夠?另一個(gè)家長(cháng)回答,在美國夠了,在北京海淀不夠。這種情況讓哪個(gè)家長(cháng)聽(tīng)了都焦慮。尤其是現在的父母,基本都是高考的受益者,他們深信教育改變命運的道理,自然把資源都投入到這條賽道,讓下一代重復這個(gè)過(guò)程。

  江蘇省婦聯(lián)所做的一項家庭教育調查顯示,中小學(xué)生在休息日或假期用于學(xué)習類(lèi)培訓班的時(shí)間遠高出課外閱讀時(shí)間或鍛煉身體等其他文化體育游戲類(lèi)時(shí)間,其中,江蘇蘇南地區的孩子比蘇中和蘇北地區的長(cháng),城市的孩子比鄉鎮的長(cháng)。每個(gè)家庭用于學(xué)習類(lèi)培訓班的費用每年基本在5000~10000元不等。

  記者在南京等地調研了解到,實(shí)際很多家庭每年用在孩子學(xué)習類(lèi)與興趣特長(cháng)培訓上的費用基本是30000~80000元不等。

  浦口行知教育集團總校長(cháng)楊瑞清說(shuō),過(guò)去認為只是城市的家長(cháng)重視孩子的文化課學(xué)習,現在農村家長(cháng)對孩子的學(xué)校教育看得也非常重,家長(cháng)把時(shí)間、精力、資源、財力全用在孩子的知識教育上。

  談及當前的家庭教育,楊瑞清給出了兩個(gè)字:沉重。他說(shuō),現在的家庭教育已脫離原有軌道,淪陷為學(xué)校教育的延伸。

  有社會(huì )學(xué)者分析,這代父母大多接受過(guò)高等教育,其育兒觀(guān)區別于父輩,并非可以完全簡(jiǎn)單地執念于成龍成鳳、光宗耀祖。這代父母與父輩比起來(lái)更深切地體會(huì )到競爭的殘酷性,以及科技、經(jīng)濟的迅速發(fā)展,人工智能的普及應用等等,所以他們更清楚沒(méi)有名校畢業(yè)證,就意味著(zhù)社會(huì )的好多門(mén)是敲不開(kāi)的。換個(gè)角度看,這代父母的功利心、攀比心基本取代了初心,迷失在經(jīng)濟極速發(fā)展的通道里。

  中國教育科學(xué)研究院研究員吳霓認為,家長(cháng)的各種教育焦慮,一方面源自教育發(fā)展水平的不充分、教育資源分配的不均衡;另一方面也與公眾因競爭優(yōu)質(zhì)教育資源產(chǎn)生的社會(huì )情緒相關(guān)。教育焦慮已然成為一種社會(huì )焦慮,是社會(huì )轉型期難以回避的社會(huì )心理問(wèn)題。社會(huì )競爭所形成的壓力無(wú)可避免地流向教育,直接或間接地傳導給了家長(cháng)和孩子。

  “一切以孩子之名”,卻鮮有傾聽(tīng)孩子心聲

  “崩潰了”“受不了”,是不少家長(cháng)圈中使用頻率最高的話(huà),那種因為擔心孩子學(xué)業(yè)無(wú)成的焦慮幾乎成了一些家長(cháng)的執念。

  記者在調研中發(fā)現,有很多家長(cháng)都為孩子入學(xué)花巨資買(mǎi)了學(xué)區房,但真到孩子入學(xué)時(shí),又千方百計求人花錢(qián)再為孩子擇一所更好的學(xué)校。一位初中生的父親說(shuō),有什么辦法?還不是為了孩子能考上好高中。這位父親放棄了家門(mén)口的學(xué)校,舍近求遠把孩子送入民辦初中。他一臉愁容地說(shuō),只要一想到孩子的學(xué)習成績(jì),想到他會(huì )考入什么樣的高中,就整夜整夜睡不著(zhù),速效救心丸就沒(méi)離過(guò)他的口袋。實(shí)際他兒子學(xué)習屬中等偏上,從小在母親的小書(shū)店里閱讀了大量課外書(shū),鋼琴已過(guò)業(yè)余十級,但這些在父親眼里與中考無(wú)關(guān),根本不實(shí)用。

  南京師范大學(xué)教育科學(xué)學(xué)院兒童發(fā)展與家庭教育研究中心副主任殷飛說(shuō),這位父親的焦慮在家長(cháng)中有普遍性。疫情發(fā)生以來(lái),孩子們的稱(chēng)呼多了個(gè)“神獸”,由此暴露出中國式家庭教育的問(wèn)題。居家防疫讓很多家庭中原本積累的矛盾無(wú)處遁形,問(wèn)題無(wú)法回避,當問(wèn)題和矛盾繞不過(guò)去就會(huì )激化,很多家長(cháng)最缺乏的就是親密關(guān)系的沖突解決能力。尤其是孩子們居家上網(wǎng)課后,很快就有一些家長(cháng)批評網(wǎng)課,稱(chēng)自己要被孩子上網(wǎng)課逼瘋了。

  家庭教育研究學(xué)者認為,有的家長(cháng)在“一切為孩子好”的名義下,自覺(jué)或不自覺(jué)地控制并鉗制孩子,讓孩子從幼兒起就被父母規劃了人生,這樣的做法影響了孩子成長(cháng)的主體性和獨立人格的形成,違背了孩子的成長(cháng)規律,違背了教育的本質(zhì)和規律。孩子在這樣的家庭環(huán)境中長(cháng)大,被扼殺的不僅僅是其與生俱來(lái)的獨一無(wú)二的遺傳資質(zhì),而且也失去了生命的安全感、歸屬感和價(jià)值存在感。

  心理學(xué)家武志紅說(shuō),“等你長(cháng)大了就會(huì )懂的”“爸爸媽媽都是為了你好”這些中國式家庭教育最耳熟的話(huà),說(shuō)白了就是父母的控制欲,是“以愛(ài)之名”把父母自己的需求和意愿強加在孩子身上,無(wú)形中給孩子套上一個(gè)沉重的精神枷鎖。實(shí)際人生就是這樣,無(wú)論家長(cháng)如何竭力地想讓孩子少吃苦、少碰壁、少走彎路,可是該是他吃的苦他照樣得吃,該他撞的墻一樣得撞?!笆裁词呛⒆拥某砷L(cháng)?跌跌撞撞,有哭有笑,才是成長(cháng)?!?/p>

  今年高考成績(jì)公布后,部分高三學(xué)生家長(cháng)圍堵在江蘇省重點(diǎn)中學(xué)南京市第一中學(xué)校門(mén)口,原因是該校高考“考砸”了,要求校長(cháng)下課。家長(cháng)們的抗議理由是:校長(cháng)搞素質(zhì)教育,不抓學(xué)習,輕視高考。

  一些中學(xué)校長(cháng)得知此事后坦言,對南京一中如何搞素質(zhì)教育他們沒(méi)有研究,但對家長(cháng)所謂“素質(zhì)教育會(huì )妨礙高考成績(jì)”的觀(guān)點(diǎn)不敢茍同。他們認為,沒(méi)有考試的教育根本就不是教育,更不是素質(zhì)教育。真正的素質(zhì)教育理應有對高質(zhì)量教學(xué)成績(jì)的追求,包括高考成績(jì)。素質(zhì)教育本身包含了應試,但不僅僅是應試成績(jì),還有除此之外的更豐富的人文素養。

  南京師范大學(xué)附屬實(shí)驗學(xué)校校長(cháng)陸一鵬說(shuō),基礎教育原本有三個(gè)基本任務(wù):一是確保孩子平安健康地成長(cháng)。二是保證孩子盡可能多地體驗、嘗試、實(shí)踐、參與,只有讓基礎教育充滿(mǎn)了豐富性,才能達到因材施教的目的。三是要讓孩子學(xué)會(huì )思考,學(xué)會(huì )辨別,否則優(yōu)秀的品質(zhì)從何而來(lái)?可我們面對的現實(shí)卻是被課業(yè)綁架。盡管上級部門(mén)的“減負令”一道又一道,希望可以解困學(xué)校,但哪個(gè)學(xué)校不存在三怕——一怕不出力被上級問(wèn)責;二怕太認真惹怒家長(cháng);三怕校內減了校外增,減出反效果。

  南京市金陵小學(xué)校長(cháng)林慧敏說(shuō),現在很多家長(cháng)不太注重孩子學(xué)習能力、生活能力的培養與應用,一切都喜歡代辦,剝奪了孩子的創(chuàng )造力,剝奪了孩子從生活中獲得智慧的權利。

  林慧敏被譽(yù)為專(zhuān)家型校長(cháng)。她早在南京市游府西街小學(xué)任校長(cháng)時(shí)就提出“六年管六十年”的小學(xué)育人思想,而今在此基礎上又提出“兒童世界、世界兒童”的新時(shí)代教育理念。她說(shuō),走進(jìn)兒童世界,讓孩子成為世界兒童,才是新時(shí)代立德樹(shù)人的育人本質(zhì)。她認為,立德樹(shù)人的內涵在于,立德重在立住中華民族之魂之根,樹(shù)人重在培養出視野廣、格局大的人。

  基礎教育研究專(zhuān)家、江蘇省教育科學(xué)研究所原所長(cháng)成尚榮在談及“兒童世界、世界兒童”的教育理念時(shí)說(shuō),這才是學(xué)校育人的核心主題。走進(jìn)兒童世界,對于每個(gè)孩子都非常重要,現在關(guān)鍵問(wèn)題是做家長(cháng)的能真正了解孩子嗎?做老師的能真正了解學(xué)生嗎?現在的孩子很孤獨,住在“水泥森林”中,除了學(xué)習書(shū)本知識就是考試,他們整日奔波在學(xué)校、補習班或培訓中心之間。

  記者走近一些中小學(xué)生發(fā)現,孩子們接受采訪(fǎng)時(shí)情感表達沉穩,對老師和家長(cháng)也表現出理解與認同。

  在心理學(xué)研究學(xué)者看來(lái),這很正常,因為孩子的問(wèn)題基本出在家長(cháng)身上,家長(cháng)或許意識不到,實(shí)際他們的眼神、表情和語(yǔ)言都會(huì )給孩子一種心理暗示。在這樣的環(huán)境當中,孩子往往會(huì )不由自主、無(wú)可奈何地變成家長(cháng)想要塑造的那個(gè)樣子。一些孩子即便反抗,選擇的表達方式要么是在學(xué)校調皮搗蛋,要么沉默寡言不與父母交流,其目的就是引起父母重視,希望他們更信任自己。這也是一到寒暑假,醫院的心理科會(huì )確診較多的少兒多動(dòng)癥或抑郁癥的原因。

  一位中學(xué)生在博文中寫(xiě)道:“我能體會(huì )出家長(cháng)們的心情,能體會(huì )出他們對孩子不能展翅高飛的心情,那是多么復雜的心情,是一種莫名的悲哀。但很想對家長(cháng)們說(shuō),你們用錯了教育方法,把你們的子女鎖在房間里,你們知道嗎?在我們心里這不是一個(gè)房間,這是一個(gè)鳥(niǎo)籠,一個(gè)有書(shū)本,有吃的、有喝的,但沒(méi)有快樂(lè )、沒(méi)有自由的鳥(niǎo)籠?!?/p>

  家庭教育立法

  能否扛起立德樹(shù)人之責

  有教育學(xué)者比喻我們今天的孩子是活在“第三只籠子”的老鼠。

  他說(shuō),假設讓一個(gè)老鼠在籠子里,籠子外面裝一個(gè)門(mén),如果老鼠不小心踩了這個(gè)門(mén),門(mén)打開(kāi)后有食物進(jìn)來(lái),老鼠每踩一下,食物就進(jìn)來(lái)一次,老鼠自然會(huì )一直踩。第二只籠子里的老鼠每踩一下,不是食物進(jìn)來(lái)而是被電擊,它還一直踩嗎?第三只籠子的老鼠踩一下是食物,再踩一下是電擊,老鼠就不知道是該踩還是不踩。孩子來(lái)到這個(gè)世界,家長(cháng)對他太好了,就像食物;但同時(shí)給他壓力,就像電擊,孩子們如同老鼠在第三個(gè)籠子里。

  一直致力于立法家庭教育的江蘇省婦聯(lián)主席張彤說(shuō),省婦聯(lián)進(jìn)行的一次調查表明,全省有近50%的家長(cháng)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教育孩子,約八成家長(cháng)缺乏相關(guān)知識和經(jīng)驗借鑒,迫切需要家庭教育服務(wù)。但現有家庭教育服務(wù)資源匱乏,相關(guān)服務(wù)機構缺乏必要的準入機制和專(zhuān)業(yè)規范,服務(wù)市場(chǎng)混亂,存在隊伍專(zhuān)業(yè)素質(zhì)不高等一系列現實(shí)問(wèn)題,靠單一組織無(wú)法完成。

  在張彤看來(lái),家庭教育必須走出一條由政府主導,教育、婦聯(lián)、民政等相關(guān)單位傾力配合,齊抓共管的法治化治理道路。

  2019年6月,《江蘇省家庭教育促進(jìn)條例》正式頒布實(shí)施,并確定每年5月15日所在周為江蘇省家庭教育周。

  南京師范大學(xué)法學(xué)院教授陳愛(ài)武是起草組專(zhuān)家之一,他在數十年的教學(xué)生涯中,始終關(guān)注家庭關(guān)系及少年犯罪問(wèn)題研究。她坦言:少年犯罪問(wèn)題,幾乎百分百是問(wèn)題家庭所致,立法家庭教育要從本質(zhì)上溯源到教育的初心內核。

  陳愛(ài)武認為,長(cháng)期以來(lái),教育最忽略的是對人的成長(cháng)教育,而家庭教育是一個(gè)人長(cháng)成的關(guān)鍵。首先,要明確家庭教育的本質(zhì)是對家長(cháng)的教育,這里面有系統的理論內涵、科學(xué)的教育方法、文化傳承的底蘊。其次,政府要投資編撰0歲到18歲的階段性家庭教育教材。其三,要統籌調動(dòng)教育、衛生、關(guān)工委等政府職能部門(mén)和社會(huì )公益力量,使家長(cháng)教育與普法學(xué)習落實(shí)到位。四是明確政府職能部門(mén)與社會(huì )公益組織的職責分工,只有把各種社會(huì )力量整合到家長(cháng)的系統性教育上,家庭教育有關(guān)法律才能真正落到實(shí)處。

  南京市政協(xié)委員、長(cháng)江路小學(xué)校長(cháng)宋紅斌說(shuō),現在任何一項職業(yè)都需要持證上崗,只有家長(cháng)沒(méi)有,而家長(cháng)恰恰最需要持證上崗。她認為,可借鑒新加坡等國經(jīng)驗,新生入學(xué)要領(lǐng)取教育卡,學(xué)生家長(cháng)也要領(lǐng)取家長(cháng)卡,對學(xué)生對家長(cháng)的學(xué)習成長(cháng)都要做好規劃,按照課程系統化、規范化學(xué)習。

  南京師范大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、教育學(xué)研究專(zhuān)家繆建東說(shuō),去年6月正式實(shí)施的《江蘇省家庭教育促進(jìn)條例》創(chuàng )新性提出了完整的“家庭實(shí)施、政府推進(jìn)、學(xué)校指導、社會(huì )參與的工作機制”,既體現了社會(huì )事業(yè)各部門(mén)齊抓共管的責任,又界限清晰地指出了各主要部門(mén)在家庭教育促進(jìn)中的獨特價(jià)值與責任。近年,南京師范大學(xué)一直致力于家庭教育學(xué)科體系的建設與家庭教育專(zhuān)業(yè)人才的培養,目前已架構起面向師范本科生的家庭教育課程,并通過(guò)在線(xiàn)開(kāi)放課程、慕課等方式向一線(xiàn)教師和家長(cháng)傳播家庭教育知識,同時(shí)培養了一批家庭教育學(xué)的碩士、博士等高層次學(xué)科人才。此外,還出版了面向教師培訓的《家庭教育》以及面向家長(cháng)的從孩子0歲到18歲的一套17本《家庭教育》。

  江蘇省副省長(cháng)陳星鶯說(shuō),江蘇歷來(lái)崇文重教,家庭教育有良好的傳統和經(jīng)驗,家庭教育工作也一直處于全國領(lǐng)先地位,網(wǎng)上家長(cháng)學(xué)校就是全國首創(chuàng )。2017年,江蘇省委、省政府把家庭教育指導納入江蘇基本實(shí)現現代化指標體系,并先后出臺《江蘇家庭教育工作“十三五”規劃(2016—2020年)》《江蘇省家庭教育指導大綱》等文件,推動(dòng)《江蘇省家庭教育促進(jìn)條例》的實(shí)施。

  陳星鶯認為,未來(lái)需進(jìn)一步完善推進(jìn)機制,教育部門(mén)和婦聯(lián)擔負著(zhù)共同推進(jìn)家庭教育的重要職責,要加快建立教育和婦聯(lián)“雙主體”責任機制,建立輪值年度工作例會(huì )制度,牽頭協(xié)調各方力量,共同推進(jìn)家庭教育工作,形成政府、家庭、學(xué)校、社會(huì )聯(lián)動(dòng)的家庭教育工作格局。(記者?華衛列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