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何讓“親子共讀”更有效、更科學(xué)?

來(lái)源:中國婦女報  發(fā)布日期:2020-07-28

標簽:聚焦 | 來(lái)源:中國婦女報·中國婦女網(wǎng) | 作者:周韻曦

中國婦女報·中國婦女網(wǎng)見(jiàn)習記者 高亞菲/繪

▲ 不能直接把對孩子產(chǎn)生不良影響的書(shū)拿掉,而是要把認可的好書(shū)先引進(jìn)來(lái),用親子共讀代替說(shuō)教引導孩子轉變思維

▲ 不管孩子多小,家長(cháng)都要把親子共讀的主體地位讓給孩子,讓孩子多回應,把孩子的閱讀行為和感受調動(dòng)起來(lái)

▲ 分級閱讀體系的建立需要以科學(xué)的兒童觀(guān)為起點(diǎn),以?xún)和l(fā)展心理學(xué)、兒童文學(xué)、少兒出版學(xué)等學(xué)科的研究為基礎,結合不同年齡階段的發(fā)展目標來(lái)制定

□ 中國婦女報·中國婦女網(wǎng)記者 周韻曦

暑期已至,長(cháng)假中的陪伴少不了家長(cháng)和孩子圍坐一起,細品書(shū)香。然而近日,多部暢銷(xiāo)童書(shū)因部分內容“少兒不宜”受到廣泛關(guān)注,也讓很多家長(cháng)因自己在給孩子購書(shū)時(shí)沒(méi)能細心甄別、“后知后覺(jué)”而感到“糟心”。

隨著(zhù)親子共讀已成為家庭教育的必需品,親子共讀能帶來(lái)的益處也已得到廣泛認同。很多家長(cháng)為了孩子的健康成長(cháng),購置童書(shū)、繪本毫不手軟。但隨著(zhù)問(wèn)題童書(shū)接二連三被曝光,也讓家長(cháng)們意識到:家長(cháng)應充分參與兒童閱讀,在陪伴、指導中幫助他們明辨是非,更好地感知經(jīng)典書(shū)籍中的真善美。

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發(fā)布的第十五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報告顯示:2017年,在0至8周歲兒童家庭中,平時(shí)有陪孩子讀書(shū)習慣的家庭占71.3%。然而,大多數“80后”、“90后”在自己的童年時(shí)代并沒(méi)有太多與家長(cháng)共讀的經(jīng)驗,轉身成為家長(cháng)的他們,對于如何有效科學(xué)地陪伴孩子親子閱讀仍在不斷探索中。

童書(shū)中存在不適宜內容家長(cháng)如何干預

29歲的李女士有一個(gè)可愛(ài)的4歲女兒,每天睡前,她都會(huì )和愛(ài)人一起陪孩子讀讀童話(huà)、繪本,在他們看來(lái),這是勞累了一天后最溫馨的時(shí)刻。

但就在不久前,李女士在網(wǎng)上看到一則舊聞,令她對到底該給孩子讀什么樣的書(shū)心生糾結。原來(lái),好萊塢一位知名女演員曾公開(kāi)表示,自己不允許女兒看《灰姑娘》,認為《灰姑娘》宣揚的價(jià)值觀(guān)并不正確。對于這一說(shuō)法,李女士認為有些道理,但這些經(jīng)典童話(huà)也曾是自己的睡前讀物,如今更是孩子的心愛(ài)故事,是該平常以待還是果斷棄之,李女士心中作難。

有專(zhuān)家曾指出,我們的兒童讀物,尤其是原創(chuàng )兒童文學(xué)作品,同樣會(huì )或顯或隱地帶有時(shí)代印記,也不可避免地顯露出作家科學(xué)知識、生活經(jīng)驗、思想境界的種種局限。即使最優(yōu)秀的文學(xué)作品,也難免帶有瑕疵。

當童書(shū)中存在不適宜內容時(shí),是否會(huì )對孩子產(chǎn)生直接影響?家長(cháng)是否應予以干預?高級家庭教育指導師、國家注冊心理咨詢(xún)師劉稱(chēng)蓮深有體會(huì )。

她告訴記者,自己的女兒曾有過(guò)這樣一段經(jīng)歷:“女兒3歲時(shí),我們就開(kāi)始跟她一起親子共讀,孩子閱讀量很大,所以上小學(xué)后作文一直很好。但小學(xué)三年級時(shí),我突然發(fā)現,孩子的作文中出現了怪異,甚至有粗口的詞句?!彼诟⒆拥牧奶熘辛私獾?,原來(lái)當時(shí)同學(xué)之間都在傳閱一套名為《烏龍院》的漫畫(huà)書(shū),女兒寫(xiě)作風(fēng)格的改變,正跟那套經(jīng)典漫畫(huà)作品有關(guān)。

那次經(jīng)歷讓劉稱(chēng)蓮深刻意識到,書(shū)籍對孩子的影響是如此快速、直接,受此影響,孩子思維方式的變化也是如此明顯。她果斷介入其中,對孩子給予恰當調整,“你不能直接把對孩子產(chǎn)生不良影響的書(shū)拿掉,而是要把你認可的好書(shū)先引進(jìn)來(lái),用親子共讀代替說(shuō)教一點(diǎn)點(diǎn)引導孩子轉變思維?!?/p>

價(jià)值引導要與孩子的生活經(jīng)驗相結合

“你也許擁有一箱箱的珠寶和很多財富,但是你仍然沒(méi)有我富有,因為我有一個(gè)講故事聽(tīng)的媽媽?!薄独首x手冊》中的這首詩(shī),令很多家長(cháng)對親子共讀的重要意義深信不疑。而親子共讀的益處也是多方面的。

“童書(shū)育兒法”創(chuàng )始人、北師大兒童文學(xué)博士、首都師范大學(xué)副教授陳苗苗認為,首先,重視親子共讀的家庭,孩子的早期發(fā)展會(huì )得到更強有力的支持。親子共讀,顧名思義,是家長(cháng)和孩子一起來(lái)分享書(shū)、分享閱讀,當孩子能自主閱讀后,親子共讀會(huì )慢慢變弱、轉型,所以親子共讀開(kāi)展得早、開(kāi)展得好的家庭,說(shuō)明一定是在孩子能自主閱讀前就已經(jīng)重視孩子的早期教育了。

其次,親子共讀對孩子認知發(fā)展、語(yǔ)言發(fā)展、情緒發(fā)展、品德發(fā)展等多方面發(fā)展以及閱讀能力都有幫助:在0~3歲嬰幼兒階段,家長(cháng)用表情、手勢、聲音打造出的閱讀場(chǎng)景,不僅能讓孩子從小愛(ài)閱讀,更能通過(guò)豐富多元的刺激,促進(jìn)他們的認知、語(yǔ)言、情緒發(fā)展不斷得到提升。在3~6歲階段,孩子正處在具象思維階段,親子共讀還有利于孩子品格培養和三觀(guān)塑造,一方面,故事本身能以生動(dòng)的情節和形象的畫(huà)面幫助孩子內化很多道理,另一方面,共讀中父母可以通過(guò)親子對話(huà)做一些軟引導。

最后,親子共讀不僅能讓親子之間的情感變得更融洽,給孩子更多安全感,還能提升家長(cháng)的陪伴質(zhì)量。親子共讀時(shí),家長(cháng)大都會(huì )把孩子抱在腿上或者摟在胸前,這種相處本身就會(huì )給孩子帶來(lái)安全感。

陳苗苗觀(guān)察到,家長(cháng)們對親子共讀的目的和方法還存在一些誤區?!霸谟H子共讀的價(jià)值理念上,有些家長(cháng)會(huì )被一些‘打卡’行為所左右,光重視孩子的閱讀數量,而忽視了閱讀質(zhì)量以及閱讀對孩子精神發(fā)展的影響。在共讀方法上,家長(cháng)最可能欠缺的就是互動(dòng)性。不管孩子多小,家長(cháng)都要把親子共讀的主體地位讓給孩子,讓孩子多回應,把孩子的閱讀行為和感受調動(dòng)起來(lái)?!标惷缑缯J為,掌握了這一方法,就掌握了讓孩子愛(ài)上閱讀的關(guān)鍵。

提起一些針對經(jīng)典童話(huà)的批評質(zhì)疑,陳苗苗認為,這類(lèi)童話(huà)讀或不讀并非重點(diǎn),重點(diǎn)是如果讀要怎么讀。

陳苗苗認為,“在今天這個(gè)推崇‘乘風(fēng)破浪的姐姐’的時(shí)代,《灰姑娘》如果僅被解讀成水晶鞋、王子,那她確實(shí)和家庭教育的價(jià)值取向之間出現了矛盾。不過(guò),我們可以借鑒下當代國外兒童文學(xué)課對《灰姑娘》的解讀,老師們用《灰姑娘》童話(huà)引導孩子們意識到,灰姑娘身上有很多美德,比如她很守時(shí),時(shí)間管理能力很強,如果她磨磨蹭蹭、拖拖拉拉,那12點(diǎn)前肯定跳不上馬車(chē),至于王子、幸福生活,都是生活對她美好品德的饋贈?!?/p>

很多名著(zhù)固然經(jīng)典,但如何從易到難、由簡(jiǎn)入繁、循序漸進(jìn)地引導不同年齡段的孩子閱讀好書(shū)、親近名著(zhù)?如何讓傳統的兒童文化資源,在今天的閱讀生活中,綻放它與時(shí)俱進(jìn)的光芒?這對家長(cháng)來(lái)說(shuō)都是挑戰。

曾有家長(cháng)咨詢(xún):孩子不喜歡讀一些必讀名著(zhù)如《鋼鐵是怎樣煉成的》,怎么引導?對于家長(cháng)這一普遍問(wèn)題,陳苗苗回答,“家長(cháng)如果能和孩子一起分享對名著(zhù)的心得,對孩子來(lái)說(shuō)更是一種興趣的激發(fā)。如果家長(cháng)也能把自己的人生經(jīng)驗和文學(xué)經(jīng)典名著(zhù)的內容相結合分享給孩子,對親子關(guān)系的融洽也有幫助?!痹谒磥?lái),價(jià)值引導要與孩子的生活經(jīng)驗相結合,閱讀才能真正走進(jìn)孩子的生命。

家長(cháng)要擔好親子共讀把關(guān)人

“如果家長(cháng)不經(jīng)選擇地拿起一本科普讀物,但其中的知識有硬傷,那么就會(huì )影響孩子的認知。如果一本書(shū)的價(jià)值觀(guān)念存在低俗傾向,那它對孩子的影響就更為深遠了,因為一個(gè)人的三觀(guān),往往就是在從小一點(diǎn)一滴的閱讀中建造出來(lái)的?!标惷缑缫虼撕粲?,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,家長(cháng)要擔好親子共讀把關(guān)人的職責。

親子共讀中,父母的閱讀指導并非從孩子捧起書(shū)開(kāi)始,而是始于父母幫助孩子選書(shū)。家庭教育的個(gè)性化,也反映在家庭閱讀教育的個(gè)性化上。

疫情期間,陳苗苗創(chuàng )建的“童書(shū)育兒法”研究團隊和北京市順義區勝利街道建新南區第一社區共同合作開(kāi)展了線(xiàn)上空中課堂,通過(guò)互動(dòng)式講座,以期提高社區家長(cháng)的選書(shū)素養,特別針對困擾家長(cháng)的孩子愛(ài)發(fā)脾氣看什么繪本、缺乏自信看什么繪本等具體的育兒?jiǎn)?wèn)題,給予指導。

通過(guò)朋友介紹,疫情期間,家住建新南區第一社區的樂(lè )樂(lè )媽媽參加了線(xiàn)上空中課堂,并收獲了不錯的體驗?!瓣惷缑缋蠋熋科诙紩?huì )針對孩子的年齡、特點(diǎn)等給大家推薦合適的書(shū),我也買(mǎi)了不少,孩子不僅喜歡,還能講給妹妹?!?/p>

提到對孩子閱讀愛(ài)好的了解,樂(lè )樂(lè )媽媽直言“遠遠不夠”,“多數家長(cháng)會(huì )以自己的認知為主來(lái)給孩子選書(shū),我也是其中一個(gè),不過(guò)通過(guò)聽(tīng)老師的課,讓我更能抓住孩子的特點(diǎn)、更懂她。每個(gè)新手父母都應該向書(shū)本和老師學(xué)習?!?/p>

如何幫助家長(cháng)甄選童書(shū),做到“讓什么年齡段的孩子讀什么書(shū)”,建立一個(gè)更為健全的童書(shū)分級閱讀體系也久受期待。

陳苗苗認為,分級閱讀體系的建立需要以科學(xué)的兒童觀(guān)為起點(diǎn),以?xún)和l(fā)展心理學(xué)、兒童文學(xué)、少兒出版學(xué)等學(xué)科的研究為基礎,結合不同年齡階段的發(fā)展目標來(lái)制定。

“家長(cháng)需要分級閱讀課程的指導,分級不僅是對不同年齡階段應該看什么童書(shū)的分級,也是對孩子不同年齡階段下、不同發(fā)展領(lǐng)域應達到什么樣的發(fā)展目標的分級。分級會(huì )讓孩子的閱讀更科學(xué),讓家長(cháng)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?!标惷缑缯f(shuō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