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假亂真害人不淺 特醫奶粉之亂如何靶向治理

來(lái)源:中國婦女報  發(fā)布日期:2020-06-08

標簽:聚焦 | 來(lái)源:法制日報 | 作者:阮占江 帥標

□ 法制日報記者 阮占江 帥標

湖南省郴州市永興縣一家母嬰店將名為“倍氨敏”的蛋白固體飲料冒充“特醫奶粉”一事,有了最新進(jìn)展。

6月5日上午,湖南省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召開(kāi)新聞發(fā)布會(huì ),通報永興蛋白固體飲料事件調查處置情況:因虛假宣傳誤導消費者,涉事經(jīng)銷(xiāo)商被頂格罰款200萬(wàn)元;兩名官員因監管不力、工作力度不夠被免職;5名兒童經(jīng)全面醫學(xué)體檢,不符合俗稱(chēng)的“大頭娃娃”癥狀體征。

特醫奶粉亂象叢生

以假亂真害人不淺

5月11日,湖南電視臺《經(jīng)視焦點(diǎn)》欄目報道稱(chēng),永興縣一家母嬰店將一款名為“倍氨敏”的蛋白固體飲料冒充“特醫奶粉”售賣(mài)給家長(cháng)。當地多名兒童食用后出現濕疹、體重嚴重下降,頭骨畸形酷似“大頭娃娃”等異常情況,被確診為佝僂病。

多位家長(cháng)反映,當初購買(mǎi)“倍氨敏”時(shí)曾發(fā)現包裝上寫(xiě)著(zhù)“蛋白固體飲料”,導購解釋稱(chēng)是牛奶的另外一種簡(jiǎn)稱(chēng)。而媒體調查發(fā)現,“倍氨敏”實(shí)際并非特殊醫學(xué)用途嬰兒配方食品(即“特醫奶粉”),而是一款固體飲料。

媒體報道后的第二天,當地迅速成立了由永興縣市場(chǎng)監督管理局、縣衛健局等相關(guān)職能部門(mén)組成的工作專(zhuān)班,對愛(ài)嬰坊母嬰店進(jìn)行全面調查。

5月13日晚,市場(chǎng)監管總局通報稱(chēng),市場(chǎng)監管總局責成湖南省市場(chǎng)監管部門(mén)對涉事商家進(jìn)行徹查,依法從嚴從重處罰,及時(shí)向社會(huì )公布調查結果。

“數月之間,郴州為何接連發(fā)生兩起類(lèi)似的‘大頭娃娃’事件?”“固體飲料究竟為何頻繁變身特醫奶粉?”永興蛋白固體飲料事件發(fā)生后,此前的“舒兒呔假奶粉”事件也被人們再次提起。

早在3月30日,郴州市十幾名家長(cháng)在“問(wèn)政湖南”平臺,給湖南省市場(chǎng)監管局發(fā)了一封題為《郴州“大頭娃娃”父母們聯(lián)名請求政府處理郴州假奶粉事件》的公開(kāi)信。

該信稱(chēng),2019年以來(lái),郴州市多位家長(cháng)發(fā)現嬰幼兒出現睡眠不好、濕疹不斷的情況,經(jīng)郴州市第一人民醫院兒童醫院診斷為對牛奶過(guò)敏。醫生建議將普通奶粉更換為特醫奶粉,并推薦家長(cháng)到指定藥店,即該院對面的媽仔谷母嬰店購買(mǎi)“舒兒呔氨基酸營(yíng)養配方奶粉”。

據了解,這些嬰幼兒年齡大多數不超過(guò)3歲,有的嬰兒出生幾個(gè)月就開(kāi)始喝舒兒呔。在長(cháng)期服用以后,許多孩子出現了明顯的“大頭娃娃”跡象。

4月17日,郴州市市場(chǎng)監督管理局稱(chēng),市衛生健康委前期已安排相關(guān)投訴人的孩子進(jìn)行健康體檢,并指定三甲綜合醫院為體檢機構。兩名涉事醫生已于2019年12月28日停止執業(yè)一年,停職接受進(jìn)一步調查處理。

《法制日報》記者梳理發(fā)現,各地有關(guān)固體飲料變身特醫奶粉的報道屢見(jiàn)不鮮:

2019年5月,青島金大洋乳業(yè)有限公司、寧波特壹食品有限公司因生產(chǎn)的固體飲料假冒特醫奶粉被監管部門(mén)處罰;

2019年7月,山東梵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產(chǎn)的雅樂(lè )迪配方粉并不具備生產(chǎn)資質(zhì),涉及虛假宣傳;

2019年8月,因旗下固體飲料冒充特醫奶粉銷(xiāo)售,金大洋乳業(yè)有限公司被青島市黃島區市場(chǎng)監督管理局罰款238.82萬(wàn)元,同時(shí)沒(méi)收違法所得和非法財物約2.15萬(wàn)元……

涉事商家虛假宣傳

被處兩百萬(wàn)元罰款

針對永興縣蛋白固體飲料事件,湖南省市場(chǎng)監管局副局長(cháng)、省市聯(lián)合調查組組長(cháng)陳躍文6月5日在新聞發(fā)布會(huì )上表示,涉事產(chǎn)品“倍氨敏”是湖南唯樂(lè )可健康有限公司委托天津市德恒科技有限公司生產(chǎn)的一款蛋白固體飲料,具有生產(chǎn)廠(chǎng)家出具的產(chǎn)品合格檢驗報告、市場(chǎng)監管部門(mén)委托第三方檢驗機構(廣東省質(zhì)量監督食品檢驗站)出具的抽檢合格報告。

省市聯(lián)合調查組將在唯樂(lè )可公司發(fā)現的“倍氨敏”展品送至湖南省食品質(zhì)量安全檢驗研究院進(jìn)行檢測,所檢33項主要質(zhì)量和安全指標符合標準。目前沒(méi)有發(fā)現涉案食品質(zhì)量安全問(wèn)題。聯(lián)合調查組認為,此次事件是經(jīng)銷(xiāo)商為擴大產(chǎn)品銷(xiāo)售,對產(chǎn)品性能作夸大宣傳的欺詐、誤導消費事件。

通報稱(chēng),現已查明愛(ài)嬰坊母嬰店存在對其商品作虛假或者引人誤解的商業(yè)宣傳,將“倍氨敏”宣稱(chēng)為奶粉進(jìn)行銷(xiāo)售的行為,當事人承認通過(guò)虛假宣傳誤導消費者的事實(shí)。5月28日,永興縣市場(chǎng)監管局向愛(ài)嬰坊母嬰店下達《行政處罰決定書(shū)》,責令其立即停止虛假宣傳行為,頂格處以罰款200萬(wàn)元。

通報顯示,郴州市、永興縣兩級黨委、政府對此事高度重視,于5月14日、15日安排郴州市第一人民醫院下屬兒童醫院(三甲醫院)對5名兒童進(jìn)行全面醫學(xué)體檢,對其頭圍、體格發(fā)育、微量元素、血常規等基本指標項目進(jìn)行檢查檢測和綜合評估。5月19日、20日和23日,湖南省衛生健康委組織省兒童醫院兒???、消化科、神經(jīng)內科、血液內科專(zhuān)家對5名兒童身體狀況進(jìn)行檢查和評估。專(zhuān)家組經(jīng)集體評估認為,5名兒童不符合俗稱(chēng)的“大頭娃娃”癥狀體征。

對于行政問(wèn)責情況,通報稱(chēng),5月14日,永興縣紀委監委對該事件履職情況展開(kāi)調查,對在該事件中監管不力、工作力度不夠的縣市場(chǎng)監管局黨組成員、副局長(cháng)李建軍和市場(chǎng)秩序監管股長(cháng)曹石順予以免職處理。

通報表示,下階段,湖南省政府將督促永興縣對涉事兒童繼續加強人文關(guān)懷和營(yíng)養指導,密切關(guān)注和及時(shí)處理相關(guān)消費投訴,開(kāi)展嬰幼兒科學(xué)喂養科普宣傳,提升消費者食品安全意識和識假辨假能力;深入開(kāi)展全省食品安全大排查大整治百日行動(dòng),突出整治問(wèn)題多發(fā)、風(fēng)險較高、影響面廣、群眾關(guān)注的環(huán)節和領(lǐng)域,切實(shí)規范全省食品生產(chǎn)經(jīng)營(yíng)秩序。

“類(lèi)似悲劇要想避免重演,必須落實(shí)在嚴厲追責上,提高違法犯罪成本,讓人不敢鋌而走險?!敝袊l生法學(xué)會(huì )副會(huì )長(cháng)、廣東外語(yǔ)外貿大學(xué)法學(xué)院院長(cháng)陳云良認為,雖然此事已有官員免職、商家罰款等處置內容,但對那些被侵害的孩子來(lái)說(shuō),這樣的處罰和處理其實(shí)還是相對較輕的。

“永興蛋白固體飲料事件是固體飲料冒充特醫奶粉,導致嬰幼兒嚴重發(fā)育不良,是違法宣傳、違規銷(xiāo)售、欺詐消費者等一系列違規操作導致的嬰幼兒健康損害事件?!焙洗髮W(xué)法學(xué)院院長(cháng)助理、副教授蔣海松認為,長(cháng)期以來(lái),人們更關(guān)注普通奶粉等大眾食品,對特醫奶粉這種涉及少數群體的領(lǐng)域關(guān)注不夠,監管相對松懈。

蔣海松指出,早在2016年7月1日,我國《特殊醫學(xué)用途配方食品注冊管理辦法》正式頒布實(shí)施,對特醫食品的審批程序、申請人資質(zhì)均作出嚴格規定,理論上獲得相關(guān)資質(zhì)非常困難,但在現實(shí)中這些規定并沒(méi)有很好地落實(shí),從而出現魚(yú)目混珠的現象。

健全營(yíng)養指導體系

強化監管?chē)绤栕坟?/p>

蔣海松認為,我國目前的食品安全法律責任分為民事責任、行政責任、刑事責任三類(lèi),其中以民事責任和行政責任為主,刑事責任的相關(guān)規定較少且立案標準高。民事責任中雖然規定了連帶賠償責任、懲罰性賠償等內容,但對于大型食品企業(yè)來(lái)說(shuō),遠遠達不到警示和懲罰作用。

“如果市場(chǎng)監管不夠嚴格,就會(huì )有更多商家加入到這條黑色產(chǎn)業(yè)鏈中?!笔Y海松認為,有關(guān)門(mén)店為了牟取利益不惜鋌而走險,應該成為監管的重點(diǎn),同時(shí)對推銷(xiāo)有害食品的人員也要加大懲處力度。

“現有的法律制度對監管部門(mén)行政執法人員失職行為的處罰力度較輕,且對行政執法人員不作為的問(wèn)題約束較少。即便行政執法人員存在失職違法乃至于犯罪行為,也很少移送到監察機關(guān)和司法機關(guān)處理?!笔Y海松認為,本次事件就是由監管部門(mén)不作為、瀆職引發(fā)的。

此前有業(yè)內人士稱(chēng),特醫奶粉的銷(xiāo)售渠道主要是傳統母嬰店以及醫務(wù)渠道。母嬰店一般是商家牟取暴利的渠道,醫務(wù)渠道背后牽扯的利益關(guān)系則更復雜。一些企業(yè)往往會(huì )重點(diǎn)公關(guān)醫務(wù)渠道,希望能夠通過(guò)醫生的推薦更多地推銷(xiāo)產(chǎn)品。

對此,蔣海松認為,特醫奶粉涉及專(zhuān)業(yè)領(lǐng)域,容易產(chǎn)生信息鴻溝,大部分家長(cháng)只能依賴(lài)醫生的專(zhuān)業(yè)意見(jiàn)以及母嬰店銷(xiāo)售人員的介紹推薦。這些人如果被利益集團操縱,后果不堪設想。為此,他建議推動(dòng)建立健全國家營(yíng)養指導體系,如在社區配備營(yíng)養師或國民營(yíng)養指導員,在人們購買(mǎi)有關(guān)食品時(shí)予以指導。

“商品經(jīng)營(yíng)者在這次事件中不僅僅是處理決定中提及的非法宣傳行為?!标愒屏颊J為,根據《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檢察院關(guān)于辦理生產(chǎn)、銷(xiāo)售偽劣商品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(wèn)題的解釋》第一條第二款的規定,刑法第一百四十條生產(chǎn)、銷(xiāo)售偽劣產(chǎn)品罪規定的“以假充真”,是指以不具有某種使用性能的產(chǎn)品冒充具有該種使用性能的產(chǎn)品的行為。本案中經(jīng)營(yíng)者涉嫌有以“不具有特殊醫學(xué)用途配方奶粉的功能冒充特殊醫學(xué)用途配方奶粉”以假充真的行為,可按生產(chǎn)、銷(xiāo)售偽劣產(chǎn)品罪追究其刑事責任。

“部分家長(cháng)根據醫生處方這一權威依據進(jìn)行選購,家長(cháng)們信任的醫生、醫生背后的醫院,在目前看到的處理結果中沒(méi)有承擔任何責任,對孩子及家長(cháng)的賠償尚未承諾,僅僅繼續給予人文關(guān)懷和營(yíng)養指導,這是不合理的?!标愒屏颊f(shuō)。

據陳云良介紹,2013年,九部委聯(lián)合印發(fā)《關(guān)于進(jìn)一步加強嬰幼兒配方乳粉質(zhì)量安全工作的意見(jiàn)》明確指出,要參照藥品管理辦法嚴格管理嬰幼兒配方乳粉。此外,根據藥品管理法第七十二條規定,醫療機構應當對醫師處方、用藥醫囑的適宜性進(jìn)行審核。作為專(zhuān)業(yè)人士,醫生在處方中將固體飲料推薦為特醫奶粉,涉嫌醫療責任事故,公安機關(guān)應該立案進(jìn)行調查。刑法第三百三十五條規定,醫務(wù)人員由于嚴重不負責任,造成就診人死亡或者嚴重損害就診人身體健康的,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。同時(shí),還應按侵權責任法的規定承擔相應的民事賠償責任。

“消費者在與商品銷(xiāo)售者、醫療機構的糾紛中勢單力薄,保護自身權益的能力較差,很難形成合力?!标愒屏颊J為,在此類(lèi)案件中,市場(chǎng)監管部門(mén)等相關(guān)單位收到消費者投訴時(shí),核實(shí)后應該將有關(guān)線(xiàn)索報給檢察機關(guān),按規定提起民事公益訴訟。檢察院作為國家機關(guān),擁有法定的調查權,可以很好地解決調查取證和舉證困難問(wèn)題,大幅降低司法成本,保護弱勢群體利益。